@所有人,香港有这样一群“伤痕修复者”

@所有人,香港有这样一群“伤痕修复者”


自述
 
 
 
“我叫欧阳凤盈,
 
是一个生于香港、长于香港的80后。
 
8月31日夜里到9月1日凌晨,
 
香港很多地方笼罩在暴力的阴影里。
 
 
 
天亮以后,我和朋友们走上街头。
 
我们今天想清理的,
 
不光是暴乱后留在香港街头的破坏痕迹,
 
更是大家心里的伤痕。
 
 
 
如果他们给香港带来的是暴力、
 
是到处喷涂的黑色标语,
 
那我们希望唤醒的,
 
是香港精神里的爱和包容。”
 
 
 
Q and A(提问与回答)
 
 
 
Q:9月1日早上,你和你的朋友为什么走上香港街头?
 
 
 
A:8月31日,一些人不顾警方发出的通知,依然举行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,并且暴力行为不断升级,令我们很心痛。
 
 
 
一夜过后,好多地方一片狼藉。我们作为普通市民,想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,想告诉他们不要再破坏香港了!所以,9月1日,我们20多人来到湾仔地铁站附近的天桥,清除示威者喷涂的各种标语,收拾残留垃圾,希望帮助香港恢复原貌,也帮大家平复心里的隔阂和伤痕。
 
 
 
9月1日,欧阳凤盈和同伴在湾仔地铁站附近做清洁活动。
 
 
 
Q:你怎么看待最近在香港发生的暴力行为?
 
 
 
A:我和我身边的朋友们普遍都认为,暴力行为是绝对不应该出现的。理智的人都明白,需要给政府时间去解决问题。香港是大家的,我们本可以和而不同。但现在有人为了满足自己的诉求,一定要把所有人裹挟进去。年轻人整天说没得选择,但其实社会给了他们很多包容了。
 
 
 
 
 
8月17日,欧阳凤盈和同伴在深水埗清理墙面。
 
 
 
Q:你身边有朋友参与过各种形式的集会吗?
 
 
 
A:我也有认识的人,在最开始参加过一些集会,但当暴力行为出现在街头以后,他们都不再参加了,因为那跟他们想表达的初衷完全不同。很多香港市民对这些暴力行为敢怒不敢言。
 
 
 
Q:为什么发起“清洁香港”活动?
 
 
 
A:这是我们表达爱香港的一种方式。希望通过我们的行动,在一定程度上修复暴力带给香港的伤痕,鼓励更多沉默的市民能够站出来,为香港的安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也希望示威者看到我们的行为后感到惭愧,停止破坏香港!
 
 
 
 
 
9月1日,欧阳凤盈在湾仔地铁站附近做清洁活动。
 
 
 
Q:你怎么看待警方的行动?
 
 
 
A:我支持警方用合理手段止暴制乱、恢复秩序。警察是保护市民的,示威者用什么力量去对付警察,警察才会怎么对付示威者。但是现在很多人戴着有色眼镜看警察,很多报道只把镜头对准警察,不讲前因后果。现在警察的子女在新学期开学后还可能受到欺凌。但我想告诉他们,不要怕,因为邪不能胜正!
 
 
 
延伸阅读
 
 
 
这两个多月,发生在香港的事,让欧阳凤盈和一群朋友非常痛心。
 
 
 
欧阳凤盈说,香港本是一个很干净整洁的城市,她不能接受她被人这样随意破坏。7月开始,她和朋友发起“清洁香港”快闪活动,在发生暴力行为后上街清除喷涂的各种标语和垃圾。从最开始的四五个人,到现在的二十多人,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各种方式找到他们、加入他们。
 
 
 
在欧阳凤盈只有六七岁时,父母为了让她了解祖国历史,就带她去过北京。“我们爬长城、逛故宫,还去天安门看升旗,我现在都记得那种震撼,觉得祖国好伟大!”后来,到广州、西安、延安、桂林等很多地方的经历,让她更加全面地了解内地。工作后,她边做义工边组织过五六个去内地的青年交流团。
 
 
 
 
 
2015年5月,欧阳凤盈在江西省瑞金市探访小学。
 
 
 
今年8月,欧阳凤盈和很多香港青年一起去汶川支教和探访,她说站在汶川地震纪念馆前那一刻,觉得大家的心是连在一起的。
 
 
 
 
 
2019年8月,欧阳凤盈与许多香港年轻人到汶川交流。
 
 
 
欧阳凤盈说,很多同行的青年去了内地后,都有很深的感受,觉得内地发展得很好、很快。“我觉得香港年轻人要多去内地看一看,了解真实的内地,然后再做出自己的判断。”
 
 
 
 
 
2019年4月,在广西桂林拜访绣娘。
 
 
 
记者在现场看到,参加此次清洁活动的志愿者还在自己背上贴上“对不起,请不要讨厌香港”“香港人很好客”的字条,让途经的路人了解活动的初衷,表达香港人和平、友好的一面。在清洁活动持续的一个半小时里,时常有途经的市民驻足拍照,还有一些市民走上前与志愿者们交流,了解活动情况,一些市民还留下了他们的联系方式,希望参加下一次的清洁活动。
 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